澳门银河在线官方网址

首页 > 信息资讯 > 节能环保

环保、安全、转型“紧箍咒”之下,中国化工产业迁移何方?

发布时间:2019-04-22

最近几年随着产业转型升级的加快,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不仅体现在产业资本开支的新旧分化上,也体现在产业链的重新布局和大迁移上。中国正在进入产业迁移和产业转型的协调阶段。


一、“西进”与“北上”:产业分布更均衡

近几年,环保督查几乎成为化工企业的一道紧箍咒,秋冬季限产停产范围也不断扩大。在环保的高压下,首先一条路当然是技术升级,改进工艺,加大环保投入,进而符合环保要求,但是,这条路伴随巨额的资金投入和漫长的技改周期,想短期内到达要求几乎不可能,近乎“死路”。


于是,资源丰富、成本低廉、环境容量大的西部各省迎来了化工企业的“西进”。在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以及后续提出的中部崛起战略和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引导下,西部、中部和东北三省迎来更多化工产业投资。


化工企业纷纷“西进”与“北上”。

    

  

而东部沿海各省,产业升级转型迫在眉睫。最早提出“腾笼换鸟”的广东,2008年就提出了推进产业转移和劳动力转移的“双转移” 战略,淘汰落后产能,并计划重点培育以汽车、装备、船舶、钢铁、石化为重点的100个先进制造业项目。


此后,“腾笼换鸟、凤凰涅槃”的呼声在山东、江苏、浙江等化工传统强省愈发强烈。化工企业成为各地“腾笼换鸟”政策重点关注的行业。不断爆出的环境污染问题和安全事故更加快了这一进程。


以化工大省江苏为例,2017年全年,江苏省关停并通过验收的化工企业达1421家;2018年全省再关停1300家以上化工企业。到2020年,全省全面完成化工企业"四个一批"专项行动,今后3年关停环保不达标、安全隐患大的化工企业1000家,沿江危化品码头仓储企业数量只减不增,化工生产企业和液体化工码头入园率达到50%,关停所有不达标的化工园区。


今年2月,江苏省政府办公厅公布了“关于江苏省化工园区(集中区)环境治理工程的实施意见”,对江苏53个化工园区(集中区)开展评分评价,低于80分将被取消化工定位,整治决心不可谓不大。江苏省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心整治化工行业。对符合安全生产、环保标准的企业要支持技术改造、支持配套产业、支持完善产业链。

  

对于化工企业,广东没有简单地“一赶了之”。石油石化是广东三大支柱产业之一,拥有惠州、湛江、茂名、揭阳四大炼化一体化基地。去年,更有巴斯夫和埃克森美孚的炼化一体化基地落户广东,使得广东化工产业扩张之势明显。


而“地炼一哥”山东则通过“上大压小”发展高端石化产业,有序推进省内化工园区和专业化工园区的认定工作,推动整个山东炼化产业的整合、转型和升级。

未来,化工产业正在进入东中西部协调均衡发展的“新常态”。


二、由粗放型向精细化转变

资源密集的中西部地区着力发展基础化工;东部地区着力发展精细化工,将发展重点集中在低碳资源利用、化工新材料和高端专用化学品上,继续引领我国化学工业转型升级。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化工产品消费国和生产国,也是化工产品需求增量最大的国家。据巴斯夫预测,目前中国已占到全球化学市场的40%左右,2030年中国将占全球化工增长的50%左右。


一直以来,中国化工始终陷于大而不强,基础化工产品面临产能过剩和工艺落后,高端、特种化工产品仍依赖进口的困局。精细化工是当前世界各国化学工业发展的一个战略重点,也是我国化工产业的重要发展方向。


世界精细化工发展的显著特征是:产业集群化,工艺清洁化、节能化,产品多样化,专用化、高性能化。目前,我国化工产业精细化率比较低,约在45%左右;科技投入强度比较低,只占收入的1%左右,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2007—2017年我国精细化工市场年均增长率为13%,2017年精细化工主营业务收入3.7万亿元。其中,专用化学品、涂料、医药原料药、农药分别占市场份额的59%、18%、14%、9%。


以上海为例,作为中国重要的石油化工产业基地,通过优化产业结构,形成以上游炼化企业为龙头,以精细化工、高分子材料等多产业联合发展的优势化工产业集群。保证了在化工企业数量不断下降的前提下,化工产业稳步发展。


近日,上海金山第二工业区发布消息称,过去的半年间,上海金山第二工业区吸引投资10.9亿元。作为上海唯一的精细化工产业园,二工区已吸引了一批国内外知名企业落户园区,包括日本企业三井化学、花王、东曹、东邦化学、组合化学、关西涂料、帕卡濑精、立邦涂料,德国企业巴斯夫、美国企业亨斯迈。2018年,入园企业的总产值超过215亿元。


三、退城入园进程加速

几十年飞速发展,带来的不仅是化工企业的壮大和GDP的攀升,随之而来的城市化进程把原有的郊区变成了城区,把乡村变成了都市。原本的化工厂区远离城市,而如今又有几家化工企业不被居民包围。是“化工围城”还是“城围化工”?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化工园区建设发展开始起步,2000年以后呈快速发展势头,主要由经济开发区、高新区、工业园区衍变而来。据中国石化联合会化工园区工作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底,全国重点化工园区,或以石油和化工为主导产业的工业园区共有601家。


然而在快速发展的背后,规划不到位、选址不合理、环保不达标等问题陆续显现,中央环保督查“树立”了一个又一个污染“典型”,化工园区一场淘汰落后产能、转型升级、绿色可持续发展的供给侧改革正式拉开帷幕。


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的指导意见》,为破解“化工围城”、有效降低安全和环境风险,提供了时间表和路线图。


政策发布后近两年时间内,各地纷纷出台基于自身情况的搬迁改造实施方案。以江苏省为例,去年1月,江苏省就发布了《江苏省推进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实施方案》,2018年12月底前中小型企业和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大型企业全部启动搬迁改造。


截至2018年底,已初步确定全国需要搬迁改造的企业共有1176家,其中异地搬迁479家,就地改造360家关闭退出337家。

    

如今,在安监、环保双重压力下,化工企业“退城入园”的进程也在加速。同时,我国化工园区存在规范化程度不高、专业配套不到位等问题,接纳能力有限,化工企业仅仅是搬迁入园恐难解决全部问题。未来,做好园区配套设施建设,完善产业链布局,加强园区管理等工作仍然面临诸多挑战。